军事军情网> 正文

越界“送”了20个人头,印军这波骚操作你看懂了吗?

  我们在斯里兰卡也有投资,如果斯里兰卡的港口基建设施更好,那么往来的贸易完全可以绕过印度的港口,直接从斯里兰卡中转。

  从地图上看,中巴经济走廊和印度洋上斯里兰卡的贸易线,就像一根“珍珠链”。

  这是一个突破印度构想的全新秩序,带来的是整个地区工业水平和经济的提升。

  (其中包含联通昆明到仰光的中缅铁路,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)

  印度学界和商界有很多人士都认为,印度应积极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因为这是大势所趋,不加入反而会让自己的利益受损。

  

  (卡内基印度中心主任拉贾·莫汉就是一带一路的拥趸)

  但印度政界又不甘心只当一个地区大国,他要的太多,实力却不够。

  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

  印度选择了另外一条路,就是配合西方国家围堵中国,破坏一带一路的生意。

  2002年,美日澳三国发起了“三国安全对话”以巩固三条岛链,遏制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发展。

  印度就非要加入这个战略,中日韩牵头的RECP他就不肯来。

  2007年,印度总理辛格出席了这个会议,把“亚太”的概念扩展为“印太战略弧”,把中国的海岸线封了个严严实实。

 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,肯定记得去年瓜达尔港的恐怖袭击事件,袭击中国产业的恐怖分子,背后就是印度和美国在资助。

  你说印度图什么呢?

  印度图得就是联合美国打击中国在印太的战略利益,然后再将这些利益据为己有。

  不做大蛋糕,只抢蛋糕。

  没有帝国主义的命,却得了帝国主义的病。

  换言之,印度对中国的敌意,是地区的既得利益者,对新秩序构建者的敌意,是一种结构性的矛盾。

  只要有机会,印度就会心甘情愿做西方国家的棋子,来我们这里找茬儿。

  咱们中学都学过一篇课文《惠子相梁》,里面的惠子很好地体现了印度这种心态。

  惠施在梁国做国相,庄子去看望他。

  于是,就有人对惠施说:“庄子到梁国来,是想取代你宰相的位置呢。”

  惠施非常害怕,在国都搜捕庄子三天三夜。

  庄子看不下去了,前去见他,说:“南方有一种鸟啊,它的名字叫鹓鶵,鹓鶵从南海起飞,要飞到北海去。

  一路上,不是梧桐树它就不栖息,不是竹子所结的子,它就不吃,不是甘甜的泉水它就不喝。

  结果,在此时,鹞鹰拾到了一只腐臭的老鼠,鹓鶵从它面前飞过,鹞鹰看到它,于是仰头发出‘喝!’的怒斥声——现在你也想用你梁国的国相位置来威胁我吗?”

  中国不是帝国主义,也永远不做帝国主义,中国对外输出工业化,输入基建,就是在打破传统的你争我夺的黑暗森林法则,给大家提供一个共同发展的新思路。

  如果冷静下来分析的话,印度目前最好的选择,依然是加入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。利用中国的工业化技术经验,快速提升工业化水平,同时经过强有力的土地改革,根除落后的种姓制度,解放劳动力。

  对于印度这样一个人口数量的大国来说,只有高度的工业化水平,才能使得广大印度人民不至于再饿肚子,有稳定的收入,疫情来了不至于再去垃圾堆里捡吃的。

  一味的迎合西方大国,只会被人当工具使。

  一味地抵触新时代的秩序,要走没有前途的老路,最后注定是四处碰壁。

  ‘吓!’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?”

  乌鸦校尉作品

今日热点

小编精选

热门聚焦

推荐阅读:

热门推荐
数据加载中...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军事军情网 版权所有